快捷搜索:

农业渔业资讯新闻信息列表,无锡自来水污染事

近期,因受太湖蓝藻影响,无锡市沙渚水源地水质气味出现异常。5月30日晚,江苏省政府召开紧急会议,部署解决太湖蓝藻的措施;从前天起,无锡市政府已连续召开紧急会议,部署相关应急措施。

5月29日,太湖蓝藻提前暴发,江苏省无锡市紧急启动应急预案,从常州、苏州等周边城市大批量调运纯净水。目前,周边城市已开通纯净水运输绿色通道,交管部门要求给予所有运输纯净水的车辆无条件放行。

正是江南的梅雨季节。下午的一场大雨让太湖有了些许生气,除去不久前的人工降雨,这或许是无锡入梅以来第一场欢畅淋漓的雨。 “下雨能缓解太湖中蓝藻的聚集。”太湖北岸的南泉村一位李姓村民说。之前,他和众多无锡人一起,经历了蓝藻爆发而导致的水危机。 “那是一个月以前的事了。”李轻描淡写地说。但一个月前的事实并不像他现在说话的语气那样轻松。5月28日,因太湖水域蓝藻爆发,导致无锡部分地区自来水水质发生变化,居民生活用水出现异味,引发供水危机。 对于他而言,这场危机已经过去了。“我家半个月前就开始将自来水直接烧开了喝。”他说,而在5月28日水危机爆发后的两个星期中,他和众多无锡人一样,只敢使用购买来的纯净水。 “好在都过去了。”他笑笑。 应急变常态 “我们现在能够保证无锡市民饮用水的质量了,但仍然很忙。”无锡市自来水总公司水质检测中心主任周圣东说,“从5月28日到现在我还没休息过。” 没有好好休息的也包括很多地方官员。 据了解,5月29日晚,无锡市相关部门连续召开紧急会议,就自来水水质问题进行研究。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多次要求当地自来水公司,要不计成本、千方百计地采取措施强化处理,除臭味尚需时间解决,其余指标要全部达到国家饮用水的标准。杨卫泽同时说,为确保全市饮用水的绝对安全和供应稳定,要确保水源地和取水口严密保护到位,确保自来水制水工艺、装备、技术和管理先进可靠,确保不达标自来水不出厂、不进管网。 为此,周圣东和她的同事每天都要24小时监测水源地的溶解氧等水质指标——在不同的情况下,需要通过调整水处理方案使自来水能够达到国家饮用水的标准。 与此同时,在环境监测中心,忙碌的节奏也依然没有减缓。“现在我们当天监测到的太湖水源地水样的数据,仍然要当天就上报给市长。”无锡环境监测中心理化分析室主任石浚哲说。 他身旁的一位工作人员正在整理水中藻类细胞的数据:“从数据看,太湖中的蓝藻仍然很多,并没有缓解。”在他看来,今年江南的干旱使得他接下来的工作依然繁重:“往年梅雨季节几乎天天下雨,但今年没怎么下。” “我们的工作人员每天早晨7点,甚至更早就要去太湖人工抽取水样,然后带回监测中心来化验;傍晚,所有的数据都要汇总起来,以做决策的参考。”石浚哲说。说完,他匆匆走入隔壁的办公室,那里有一堆的数据等着他整理,然后上报。 而在无锡市自来水最大的一个取水口——南泉水源总厂,一个生态隔离坝快要完工了。这个橡胶做的黑色大坝从湖水表面一直延伸到湖底,在南泉水源总厂的取水口周围围合出一个密闭的水域,以防止漂浮的蓝藻进入取水水域。“快完工了,这差不多花费了240万。”南泉水源总厂的厂长桑子文说。 5月28日,就是这个水源厂的工作人员在早晨7点时发现实时监测的水中溶解氧偏低,这引起了他们的警觉。“一般水的溶解氧应该是5mg/L以上,但那天早晨这个数字只有2;到傍晚,情况突然急剧恶化,这个数字一下降至0.”周圣东说。 蓝藻在死亡腐败分解过程中,会大量消耗水体中的溶解氧,导致水体严重污染,发黑发臭。“就是那种阴沟臭。”周说。 吸取那天的教训后,南泉水源总厂每天都会派出3-5条勘探船24小时轮班观测水质。每条船上两名工作人员,随时用手持仪器监测水质。除此之外,打捞蓝藻也是他们的工作之一。一艘船上的两名工作人员一天一共能挣300元。在隔离坝旁,一台美国进口的多探头仪器也已经开始启用。“从5月28日到现在,我们已经花了数千万了。”桑说。 很多当地官员庆幸地说,发达的地方经济,为这次救灾和长期治理,奠定了相当雄厚的物质基础。 但这个数字并未到顶。很多5月28日之后采取的应急措施,会成为他们以后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非一日之功 “把太湖治理好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无锡市民这么说,水质监测人员这么说,无锡官员也这么说。 这些从“应急”变为常态的工作,是在太湖蓝藻已然爆发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地减少对居民日常生活的影响。 “太湖蓝藻爆发的最根本问题,在于人类活动对自然界氮磷循环的改变。”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谢平说。 无锡人的确见证了太湖水从清澈到被污染的过程。 “四十几年前,太湖水真的很清,捧起来就能喝。”周圣东说。 不过,即使在湖水清澈可饮的年代,蓝藻也是存在的。“解放前,当地老百姓管蓝藻叫臭污田。”无锡市委宣传处部新闻处处长马汉清说,“当时的农民把它捞上来肥田。” 但70年代之后,农民不再使用这种“天然肥料”,而是开始使用化肥。化肥中的氮磷溶解在水中,流入河流湖泊,成为蓝藻孳生的最好养料。 80年代之后,太湖沿岸湖面养殖,餐饮经营,工业企业加剧了湖水中氮磷的含量。“那会儿太湖水就已经有些绿了。”周圣东说。 化肥、工业排污等孳生蓝藻的污染源不仅仅来自无锡。2000多平方公里的太湖沿岸,分布有特大城市上海市;江苏省的苏州、无锡、常州、镇江4个地级市;浙江省的杭州、嘉兴、湖州3个地级市;此外还有30个县。这些县市都经济发达,其中人口在500万以上的城市有1座,500万以下的城市有4座。太湖承受了这些县市绝大多数的排污。 “说不准哪里污染严重,就形成了污水团。”周圣东说,“这些污水团会像太湖上的幽灵,随风漂荡。” 据无锡市气象局介绍,今年春季,江南的风向从偏北风转换到东南风的时间早于常年近一个月,太湖湖面大量繁殖的蓝藻在风力的作用下聚集于太湖西北岸的浅水摊,并死亡、堆积、迅速发酵、变臭——而这个方位正是在无锡。 “无锡在水污染防治方面做得再好,也有可能因为别处漂来的蓝藻而影响了无锡当地的水质。”无锡市宣传部副部长李建秋说。每年春夏在江南刮的东南风很容易将蓝藻推向位于太湖北部的无锡。 “这需要环太湖相关省、市在太湖水治理、生态修复和环境保护等方面采取联手推进、共同应对的整体行动。”李说。 在6月11日的国务院太湖流域水污染防治座谈会上,两省一市(江苏省、浙江省、上海市)都纳入到了防治污染的行动之中。 而记者在翻阅今年四月份的一份当地报纸时发现,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当时就在一次座谈中就指出:“长三角合作首先是流域发展合作,就目前来讲,我个人认为最直接的应该是太湖流域治理方面的合作。” 但是,太湖沿岸的市县排污可能还只是太湖蓝藻爆发的原因之一。 “中国地势属于西高东低,在长江上流由于地势高,水流急,氮磷不容易沉淀,到了下游,地势平坦,水流放缓,氮磷就有了沉淀的机会。”谢平说。 太湖流域位于长江下游,水势平缓,成为了长江中氮磷的沉淀之地。与之相似,同为长江下游,水势平静的安徽巢湖在6月10日也出现了蓝藻爆发的情况。 无锡和巢湖在蓝藻爆发后都一度加大引长江水入湖的措施,以求确保湖水水质的改善。 “引长江水入太湖的那十天,我监测到的水中的藻类细胞少了10倍。”环境监测中心站的一个工作人员这样说。 未来 “这会不会是环保史上的一个转折?我们算不算见证了这个时刻?”无锡市市民陈相开玩笑说。他的日常生活已经被这次“水危机”改变了些许——在他家中,装上了两套净水装置,“一套是德国的,一套是美国的。” 影响将不仅仅局限于此。 自来水厂于江阴,取水长江的计划正在实施中。“我们都盼着能够喝上长江水呢。” 而锡东、贡湖供水水源地取水口为中心2公里半径内的现有工厂和居民都要搬迁,以保证水源地的生态能够得以修复。 更多规模以下化工生产企业将被关闭。按照无锡市的规划,在2008年以前,将关闭727家;到2010年,所有的规模以下化工企业都将关闭。 太湖一级保护区内的畜禽养殖场、村落和传统种养业也都将撤除。取而代之会出现的将是沿湖200米左右的生态景观带。 …… 这些即将到来的影响都写在名为“6699”的治理太湖保护水源行动的计划之中。而这一行动才刚刚开始。 5月28日无锡“水危机”之后政府采取的应急措施1、自来水水质强化处理。在国家级专家指导下针对不同水质进行技术处理,以确保饮用水水质的达标和持续稳定。同时24小时监测水源地水质情况。 2、打捞和阻挡蓝藻。设置太湖蓝藻拦截和阻隔设施;发动沿湖地区和单位对所处水域的蓝藻进行打捞,打捞出的蓝藻由专业队伍组织回收、处理。 3、调水引流。严格控制河道污水进入太湖。保持大流量“引江济太”,保持100-240立方米/秒调水流量和合理的引流量。 4、人工增雨。实施突击性人工增雨,有效增加太湖水量。 5、保证净水供应。迅速外调纯净水,优先供应学校、医院、福利院、国防等重点单位和扶优济困对象;加强对纯净水销售的价格监控、质量监测。 无锡是政府未来几年内采取的长效措施 1、贡湖水源地取水口优化和延伸,于2008年底建成并投入使用。 2、饮用水源地保护和生态修复。2007年7月底前开始实施清水渔业工程,完成清除定制渔具工程;2008年6月底完成生态植物种植工程;2008年底完成贡湖、锡东供水水源地二级保护区内的现有工厂和居民的搬迁。 3、水源预处理和自来水深度处理。 4、第二水源地和应急水源地建设。建设锡澄水厂作为第二水源地,力争一期工程2008年4月底建成投运;二期工程2009年4月前建成投运,实现长江饮用水供水。实现望虞河成为应急供水水源。 5、河塘拓浚。6、太湖清淤。 7、落实治污措施。关闭规模以下化工生产企业;明确和严格入湖排污口封堵/截污和水质功能断面达标。所有乡镇生活污水集中处理和村生活垃圾集中收集处理;禁止新建排放氮磷污染物的项目和限制氮磷污染物的排放总量。 链接 李源潮:蓝藻爆发事件是一次灾难的预警 2006年9月16日,江苏省委书记李源潮在视察常州淹城遗址公园时,嘱咐要全力保护好淹城的生态环境和建筑形制,特别是要防止蓝藻等有害藻类植物孳生,以免恶化河道水质。 2007年5月31日下午,李源潮专程到无锡实地了解情况,并召开现场办公会,指出,要以对人民负责的态度,齐心协力,全力以赴,确保无锡的饮水安全和清洁用水,确保人民群众的健康和正常生活,确保社会秩序特别是学校教学的稳定。 李源潮强调,第一,要以铁腕治理“三废”,太湖和周边地区除小化工企业要坚决实施关停并转外,还要实行更严格的区域环保制度,提高太湖周边地区的环保标准,并通过立法来强制执行,要加快建设更多的生活污水处理厂,坚决把农业污染特别是畜禽养殖污染减少到国家规定的范围内。第二,要通过兴建水利工程,建立经常的调水机制,让太湖水流动起来。第三,要建立生态灾害的预警机制。对蓝藻的监测、应急处置和对群众的宣传告知,都要有一整套的办法。 在6月7日江苏省党代表会议结束时的讲话中,李源潮指出,这次太湖局部蓝藻爆发事件,是大自然对人类损害环境的报复和惩罚,又一次给粗放发展方式敲响警钟。无锡自来水受到太湖蓝藻污染影响,造成了数百万市民的用水困难,与其说是一次危机的爆发,倒不如说是一次灾难的预警。 李源潮说,这个事件绝不只是无锡一个市的问题,也绝不只是无锡一个市能解决的问题,而且根据历史的情况看,也不是一年、两年靠几次环保行动就能解决的问题。如果我们议而不决,行而不力,苏南的全面小康成果将会被污染的负面效应倾覆,我们的各项工作就会被人民群众投上否决票。 6月18日,李源潮视察太湖蓝藻水华控制工作,南京地理与湖泊所专家应邀随行,并向李源潮书记等领导提交了“近期太湖蓝藻水华发展态势分析与控制”和“国外湖泊富营养化控制与蓝藻治理经验”两份报告,所长杨桂山代表该所就近期太湖蓝藻水华发展态势、今年太湖蓝藻水华爆发的特点、湖泊富营养化长效治理与蓝藻应急控制等问题向李源潮作了专题汇报。

5月30日上午9时09分,江苏省环保厅接到当地书面报告后,高度重视,主要负责同志立即召集相关处室进行分析研究,迅速组织污控、监察、监测等部门会同中科院南京地理研究所有关专家赶赴现场,协助地方政府进行处理。

由于大批量外运的纯净水不断运抵无锡市区,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市民饮用水紧张的状况。截至记者发稿时,无锡市商贸部门密切关注各大超市饮用水供应情况,以便在更大范围内调运饮用水。

江苏省环保厅综合无锡市水利、公用事业局的信息和无锡市环境监测中心站的结果,初步分析判断:受梅梁湖水质、取水口淤泥及太湖蓝藻死亡腐烂的共同影响,沙渚取水口局部水域水质气味异常。

由于今年太湖水位持续偏低,引发太湖蓝藻提前暴发,无锡水源地水质受到影响,无锡市民家中自来水出现异味混浊现象。无锡市各大超市纯净水供不应求,市民排起长队购买纯净水,无锡街头零售的桶装纯净水出现较大的价格波动,18升桶装纯净水每桶从平日的8元上涨到50元。

有关专家分析指出,4月份以来,因气温、水文、气象等因素的综合作用,太湖蓝藻提前大量产生并向北部湖区集聚,导致梅梁湖北部水质下降,与梅梁湖和贡湖交界处的无锡市沙渚取水口因此受到影响。不过,专家同时解释说,从藻类分泌物中识别的致嗅物质主要为烯烃类、脂肪醇类,一般浓度较低,仅为每升几个纳克,对人畜健康无多大危害,但极低浓度即可使水体产生异味。

太湖蓝藻爆发,无锡陷入水荒。自5月29日起,无锡市民发现家中的自来水开始变臭,到了30日,水臭得更厉害,不能漱口、洗澡,煮的饭更没法入口。

目前,江苏省委常委、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已指示相关部门采取积极措施,尽快改善水质,确保供水安全。此前,无锡市已报请省政府批准,于5月6日启动了“引江济太”工程,针对目前的灾情,将继续加大调水力度,增加调水容量,以尽快改善太湖水质。无锡市政府还要求,自来水总公司要全力以赴,不计成本,采取技术措施强化处理,使出厂水质除嗅味指标达到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水质监测相关部门要加大监测力度,24小时值班,发现异常情况立即报告;商贸部门要组织净水采购,力保市场供应。

上海联华家乐福施援手

在30日晚召开的紧急会议上,江苏省政府要求:最大限度地增强调水力度,增加水量,缓解蓝藻危害;立即采取人工降雨措施,降低湖水温度,抑制蓝藻生长速度;积极运用活性炭纤维等技术,尽可能改善饮用水源取水口的水质;严格控制各类污染源,确保达标排放。

无锡发生水荒后,上海联华超市和家乐福超市已火速给无锡调水。

家住无锡健康路附近一小区的徐先生告诉记者,前几天家中的自来水就有臭味了,“前天到昨天最严重,一开始我还没感觉到,后来在家里洗澡,发现头发上总有一股怪怪的味道,身上也臭烘烘的,还以为洗澡没洗干净,一问才知道是自来水的问题”。徐先生说,自来水的臭味给他家带来了很大不便,“洗菜做饭都用纯净水”。

家乐福超市华东区公关经理余剑告诉新民晚报记者,前天晚上一接到消息,当天即组织了3000箱纯净水,发往无锡,昨天又加运了3000多箱,今天还准备再运7000多箱。截至记者发稿时,中山公园店仍在装车。余剑说,家乐福超市库存不多,但得知无锡水荒后,各店紧急联系供应商,临时调货。

家乐福的负责人蒋为民告诉记者,29日当天,超市库存的1000多箱水,很短时间就被抢购一空。超市紧急向总部要求增援,第二天从上海、南京的家乐福调运了3000箱水,但到下午就全部卖空了。“平时超市一天水的销售只有几百箱而已,所以没有太多的库存。”蒋为民说,超市已经又向总部要求调运了,很快2000箱水将在午夜送到无锡。

余剑还说,由于担心无锡市民恐慌,购水时造成不必要的伤害,无锡的家乐福店加强保安力量,维持秩序。但仍有一名顾客在购水时不慎摔伤骨折。

昨天上午,无锡市自来水公司一位人士告诉记者,自来水公司4个主要取水口已经关停了两个,现在是情况稍微好一点的南泉和锡东两个取水口仍在使用。

街边出现卖水临时摊点

无锡市自来水公司水质检测中心、国家水质监测站周主任告诉记者,她从5月27日早上开始就发现有问题了,“来得很快,一到晚上指标就翻了几倍。”她告诉记者,他们现在24小时对水质监控,采取强化处理措施,采取“多品种”投入水中的做法,比如强氧化剂、除臭剂、除藻剂、活性炭等,“我们现在是不惜一切成本,采取的手段也差不多是达到了极限。目前所采取的措施,每吨水成本要增加3毛钱。”

“今天早上,我们在宾馆吃的早餐是用纯净水做的,宾馆的自来水一股臭味,昨天连澡也不能洗,越洗越臭。”今天上午,本报记者连线一名正在无锡出差的上海市民,他说,不少宾馆的门前也挂出招牌,写着“本店全部使用纯净水做菜,请放心使用。”

她还表示,蓝藻目前影响主要是自来水的口感,而在水质方面,经过处理后各项指标都是达标的,“增加投入的那些药剂,对水质不会产生影响。”

他还告诉记者,昨晚刚到无锡时,想到超市买水,发现放水的货架上早已空空如也,架上还挂着“每人限购2瓶”的黄色标牌。旁边的橙汁、可乐、绿茶以及红茶的货架也都空了大半,来往的顾客还在不断地将各色饮料放进购物车。“一个女售货员说,晚上不会有矿泉水上架了,超市已组织车辆去江阴、上海采购,要今天早上才能上架。”

另据了解 ,无锡市已紧急启动应急预案,从常州、苏州等周边城市大批量调运纯净水。目前,周边城市已开通纯净水运输绿色通道,交管部门要求给予所有运输纯净水的车辆无条件放行。由于大批量外运的纯净水不断运抵无锡市区,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市民饮用水紧张的状况。此外,无锡市目前尚有一处自来水供给点能够满足30%的市民用水安全。

不过,路边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许多卖水摊,多的摆了二十余打,少的有十几打,价钱虽有上涨,但幅度不算大,原来卖1元一瓶,现在涨到1.5元。有个无锡市民昨天一天买水就花去200多元。

水质监测24小时不间断

“自来水公司已采取了所有能够使用的过滤和净化手段,几乎不计成本,使用了包括平时用来深度净化的活性炭以及高锰酸钾,但还是难以从根本上除掉臭味。”无锡市自来水总公司宣传处的华丹说。出现蓝藻后,无锡市自来水总公司还调用了5艘清淤船,将取水口周围表面的蓝藻清除干净,不过一时还难以净化取水口的水质。

近几天,无锡市各自来水厂采取各种可能的办法除嗅、除异味,但由于难度较大,异味仍比较严重。目前,只有锡东水厂的自来水尚清澈透明,无异味,锡东片居民仍能正常使用自来水,这家水厂的产水量占全市总产水量的30%。

无锡市疾病控制中心已对水源水、出厂水以及管网末梢水采集了50件水样检测。结果表明,目前自来水除感官指标如嗅味明显超标外,毒理学指标、一般化学指标及微生物指标等均符合国家GB5749-85水质规范要求。

无锡市政府要求自来水总公司建立24小时水质监测哨,不间断地监测水质,采取所有可行手段,强化水处理,如采取人工捞藻、投加活性炭和强氧化剂、除臭除藻等,严格消毒,保证自来水各项微生物指标安全达标。

富营养化造成藻类泛滥

专家称,这次沙渚水源地水质异常,主要是水中含有的蓝藻死亡腐烂,快速消耗水中的溶解氧,导致水体缺氧性腐变,再加上太湖水位下降导致取水口太湖底泥上泛,从而使水体产生异味。

据专家介绍,从太湖来讲,水中的营养性物质氮、磷的含量较高,这为藻类的生长和大量繁殖创造了有利的内部条件,今年以来,气温偏高,水位较低,藻类便大量繁殖,再加上它有随风向、湖流漂移的特性,因此,无锡梅梁湖水域较易发生藻类集聚现象,集聚后,藻类会逐渐死亡,导致水体产生臭味。

太湖水质为啥持续恶化?

太湖是我国第三大淡水湖泊,具有供水、防洪、灌溉、航运、养殖和旅游等多种功能,是太湖流域水生态系统的中枢。

由于太湖流域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导致水环境问题日益突出。太湖水质自上世纪80年代起,平均每10年下降一个等级。

2002年除东太湖和东部沿岸带符合地面水环境质量标准Ⅱ、Ⅲ类外,其余湖区全部劣于Ⅳ类,西北部湖区的五里湖、梅梁湖和竺山湖则均为劣Ⅴ类。

太湖水体的营养盐浓度不断提高,自2000年起,全湖平均达到了富营养水平,以蓝藻水化为表征的富营养化现象愈演愈烈。

由于西北部湖区水体的污染与富营养化程度逐年加重,导致湖体的生态系统急剧退化,水生高等植物快速减少,除沿岸尚存芦苇间断分布外,沉水植物已基本消亡,蓝藻等浮游植物疯长。鱼类从上世纪60年代的160种,减少至目前的60-70种,洄游性鱼类几乎绝迹。底栖生物物种减少,耐污类种群增大,生物多样性下降。湖泊底泥沉积污染逐年加重,成为湖体的二次污染源。

上海自来水水质正常

“根据这两天的监测,上海自来水水质一切正常。”上海市供水调度中心副主任、国家水质监测网上海站站长陈国光教授今天上午说。

陈国光告诉记者,无锡之所以发生水危机,一是因为连月干旱,使太湖水位下降,底部淤泥和垃圾浮至水面,造成泛浮现象;二是太湖蓝藻暴发。

陈国光认为上海不会发生水危机:“因为无锡市政府已经采取措施,准备引入长江水,稀释受污染太湖水。”但陈教授也表示,一旦上海发生类似无锡的饮用水污染情况,有关部门将采用投放活性炭等强氧化剂净化水质。

上海市水务局有关负责人今天上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在无锡太湖暴发蓝藻危机后,水务局已组织有关专家和科研人员研究分析原因,初步认为由于太湖水为湖泊水,相对静止和封闭,造成水体富营养化,容易形成蓝藻。

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上海取水口位于太湖下游,处于长江江面上,因为水是流动的,“流水不腐”,不易形成蓝藻。即使形成蓝藻,也会被江水很快稀释掉。“请市民放心,上海不会暴发蓝藻危机。”

无锡市政府化解水危机

引江济太

无锡市水利局密切关注水利部太湖局网页,记录长江水进入太湖的流量。

5月6日以来,市水利局紧急启动““引江济太”工程,从常熟枢纽泵站抽引长江水通过望虞河进入太湖。

据统计,自5月11日下午2时至昨天上午8时,常熟枢纽泵站已累计抽引长江水4.418亿立方米,目前继续在实施“引江济太”,有效补充太湖水量。同时,沿湖23座水闸已全部关闭,严格控制了内河污水进入太湖。

管社山工程围堰昨天开始拆除,昨晚9时30分,梅梁湖泵站正式开泵,加快内外湖水的流动。此外,市水利局已请求省水利厅关闭武进港,挡住外来污染。

紧急调水

无锡市各超市紧急调水20万箱,保证市场供应。

昨天凌晨起,无锡市经贸委组织主要超市、大卖场及时调运纯净水商品。截至昨天下午4时,无锡市20多家主要超市、大卖场紧急调运20万箱纯净水。

家乐福、天惠、联华中百等超市纷纷表示,保持价格不变,并且已组织好采购和联采等渠道,只要市场需要,每天都可保证达到昨天供应量的货源到位。

市物价部门向桶装饮用水产、销单位负责人发放千余份政策提醒函。规定各桶装饮用水生产、销售单位不得借机哄抬物价、囤积居奇、掺杂使假、以次充好和短斤少两等,同时必须在经营场所的醒目位置明码标价。

对有不正当价格行为的经营者,物价部门可视情况处以30万元以下的罚款。

本文由5519威尼斯官方网站发布于海鲜水产,转载请注明出处:农业渔业资讯新闻信息列表,无锡自来水污染事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