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种植户状告种业公司,张掖市辰丰种业公司提供

“高产!亩产土豆可达5000斤,签订合同包收购!”济宁曲阜息诹镇农民刘刚、赵宏等4名农民听信土豆推广员王兴的宣传,将在王兴处购买的种子种在300余亩土地上,造成土豆大规模减产。4月21日,曲阜法院判决王兴赔偿刘刚、赵宏等农民40余万元的经济损失。

兰州晨报张掖讯一家未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的种业公司法人代表王某竟然与64户农民签订了蓖麻种植合同,且为农户提供了不合格的蓖麻种子,结果给64户蓖麻种植农户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近日,记者从甘州区法院获悉,该院日前一审判决王某依法赔偿64户农民经济损失74400元。

甘州区法院审结一起蓖麻种植纠纷集团诉讼案

2012年10月,刘刚、赵宏与种子推广员王兴签订了《土豆生产合同》,约定土豆亩产量应为5000斤左右,刘刚、赵宏等人在种植土豆后,王兴会向他们提供土豆种子及化肥、农药和技术指导。土豆成熟后,王兴以每公斤1.2元的价格回收产出土豆。合同签订后,刘刚、赵宏等人严格按照王兴的方法对土豆进行管理,王兴也按照合同约定向几人提供化肥、农药并定期前来进行技术指导。2013年1月25日,到了土豆收获的时节,刘刚、赵宏在挖土豆时,发现地里部分土豆已经腐烂变质。4人将所有收获土豆集中起来,发现这些土豆亩产量仅有2030斤左右,与合同中5000斤竟相差近3000斤。

事件:蓖麻种植出现纠纷

---提供不合格种子,罚!

4人带着部分腐烂变质的土豆找到王兴索取赔偿,但终因双方赔偿金额相差甚远,闹的不欢而散。刘刚、赵宏等人便以王兴与种子供应商颜某销售伪劣种子,给自身造成巨大经济损失为由,起诉至曲阜法院,要求王兴与颜某赔偿各项经济损失58万元。昨日,曲阜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作出王兴赔偿刘刚、赵宏等农民40余万元的经济损失的判决。

2008年4月12日,王某以“张掖市辰丰种业公司”代表人的身份与石某、普某、石某某签订了一份“商品蓖麻种植合同”,合同签订后,石某等3人又在甘州区党寨镇上寨村十六社、四社、十社等社联系了64户农民,落实了327亩的蓖麻种植面积,王某提供蓖麻亲本种子300公斤。2008年4月下旬,64户农民将王某提供的蓖麻种子播种后,发现蓖麻出苗不齐、出苗间隔时间长、出苗率低。同年5月16日,64户农民将剩余的部分蓖麻种子委托张掖市农作物种子质量监督检测分中心进行了发芽率检验,结果发现该样品种子发芽率指标只有44%。此后石某等部分种植农户与王某多次协商蓖麻出苗和拔除补种作物的事宜,但都没有结果。后因蓖麻产量低,种植户未向王某交售蓖麻。

记者:王众鸿

审理:合同系无效合同

近日,张掖市甘州区人民法院判决一起种植、养殖回收合同纠纷案,该案曾备受社会高度关注。区法院依法判处被告王吴苗赔偿64户农民经济损失74400元。

2009年5月,64户种植户向甘州区公安局报案,要求追究王某涉嫌合同诈骗罪的刑事责任并赔偿损失,经甘州区公安局经侦大队侦查,“张掖市辰丰种业公司”未在工商局登记注册。2009年6月,甘州区公安局以商品蓖麻不属于种子范围,双方纠纷系合同纠纷,认为王某的行为不涉嫌犯罪,作出了“呈请不予立案报告书”,未予立案,种植户遂将王某告到甘州区法院。

案情回放

甘州区法院一审认为,王某以“张掖市辰丰种业公司”代表人的身份与原告签订“商品蓖麻种植合同”,因“张掖市辰丰种业公司”未在工商局登记注册,合同上的公章也系假公章,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王某的行为系欺诈行为,且“张掖市辰丰种业公司”的设立也违反了法律规定,故双方签订的合同系无效合同。因合同无效而导致的损失,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所遭受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

2008年4月12日,王吴苗以“张掖市辰丰种业公司”代表人的身份与石某、普某、赵某签订了一份“商品蓖麻种植合同”,合同约定了双方的权利义务。合同签订后,石某等3人在甘州区党寨镇上寨村十六社、四社、十社等社落实了64户农民,蓖麻种植面积为327亩,王吴苗提供蓖麻亲本种子300公斤。

判决:64户农民获得赔偿

质检结论

法院认为,根据双方达成协议的内容及张掖市农作物种子质量监督检测中心对蓖麻发芽率检验结论及王某的陈述,可以认定蓖麻种子不合格;且王某在蓖麻种植过程中未向种植户提供技术规程、技术指导,其行为存在明显过错,应对种植户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同时,原告在签订合同时,未尽到对合同的效力进行审查的义务,未按合同约定的时间给王某交售所生产的蓖麻,部分农户在蓖麻出苗不齐、出苗率低的情况下,在蓖麻地里补种了油葵、豆子等其他作物,且拒不拔除,自身也存在一定过错,应承担一定的责任。据此,甘州区法院为保护农民的合法权益,促使经营者依法经营,维护平等公平、诚实守信的原则和市场秩序,法院判令王某赔偿64户农民的经济损失74400元。一审宣判后,王某不服,提起上诉。

2008年4月下旬,64户农民将王吴苗提供的蓖麻种子播种后,发现蓖麻出苗不齐、出苗间隔时间长、出苗率低。同年5月16日,64户农民将剩余的部分蓖麻种子委托张掖市农作物种子质量监督检测分中心进行了发芽率检验,经鉴定所检项目发芽率指标达44%。鉴于上述情况,部分农户为减少损失,在蓖麻地里补种了油葵等作物。在蓖麻生长过程中,石某等部分种植农户与王吴苗多次协商蓖麻出苗和拔除补种作物的事宜,没有结果。2008年11月,王吴苗向种植户提供了蓖麻脱粒机开始脱粒。在脱粒过程中,脱粒机几次出现故障,王吴苗派人进行了修理和更换。2009年3月,十六社部分农户的蓖麻仍未脱粒完毕,王吴苗派人将蓖麻脱粒机拉回。因蓖麻产量低,种植户未向王吴苗交售蓖麻。随之,种植户将王吴苗诉之甘州区法院。

法院判决

甘州区法院一审认为,王吴苗以“张掖市辰丰种业公司”代表人的身份与原告签订“商品蓖麻种植合同”,因“张掖市辰丰种业公司”未在工商局登记注册,合同上的公章也系假公章,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被告的行为系欺诈行为,且“张掖市辰丰种业公司”的设立也违反了法律规定,故双方签订的合同系无效合同。因合同无效而导致的损失,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

根据双方协议和张掖市农作物种子质量监督检测中心对蓖麻发芽率检验结论及王吴苗陈述,可以认定蓖麻种子不合格;且王吴苗在蓖麻种植过程中未向种植户提供技术规程、技术指导,其行为存在明显过错。同时,原告在签订合同时,未尽到对合同的效力进行审查的注意义务,部分农户在蓖麻出苗不齐、出苗率低的情况下,在蓖麻地里补种了油葵、豆子等部分其他作物,自身也存在一定过错。据此,甘州区法院为保护农民的合法权益,促使经营者依法经营,维护平等公平、诚实守信的原则和市场秩序,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一审判令王吴苗赔偿64户农民经济损失74400元。

本文由5519威尼斯官方网站发布于农业发展,转载请注明出处:种植户状告种业公司,张掖市辰丰种业公司提供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