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停伐转型路上的富民兴林梦想,留住青山绿水底

;&& 4月1日,按照国家林业局部署,祖国北疆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采伐,林业生产、发展方式将迎来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转型。连日来,内蒙古大兴安岭林管局下辖19个林业局的最后一批伐木工队在完成预定采伐任务后陆续撤出山林作业一线,放下斧锯的伐木工人们憧憬着停伐转型后的新生活。与此同时,几代伐木工人扎根兴安林海60多年默默奉献的汗水、足迹和荣誉,也将成为林区永恒的历史记忆。

10月的内蒙古大兴安岭层林尽染,秋色正浓。清冽的河水,酸甜的野果,可爱的小动物,漫山遍野的山花香草……置身其间,仿佛走进了童话世界。
这里,是静谧与生机的完美融合。
这里,是许多人心目中梦寐以求的诗和远方。
3年前,来到这里,你还能听到“顺山倒”的伐木号子和轰鸣的油锯声,你还能看到堆满原木的贮木场和一辆辆运材车从身边疾驰而过……
可是从这一天开始——2015年的4月1日,这里的一切都发生了巨变。从这一天起,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正式“挂斧停锯”,伐木工人变身“森林卫士”,开启了生态文明建设的新时代,热闹了60多年的大山瞬间回归了宁静。
如今,守护这片大森林,成了这片热土全部的内涵。
这一年,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写下了改革划时代意义的精彩一笔
“天下之治,有因有革,期于趋时适治。”
2015年2月,国家林业局下发《关于扎实做好全面停止商业性采伐工作的通知》,从2015年4月1日起,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
2015年3月31日,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在根河林业局乌力库玛林场517工队,举行了庄严的停伐仪式。随着根河林业局伐木工王铁昌喊出他伐木生涯中最后一声号子,一棵落叶松轰然倒下。从这一刻起,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告别了63年木材采伐历史,正式“挂斧停锯”,走进了以生态修复和建设为主的新时代。
改革步伐势不可挡,但向前一迈就会遇到诸多新情况新问题,停伐后效益从哪儿来?人员怎么安置?林区的出路在何方?
仅仅用了3年,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管理局就交上了一份奋进改革的答卷。
抓住生态旅游这个亮点,将发展森林旅游业作为富民产业,依托现有的9个国家级森林公园、12个国家湿地公园,以及林区厚重的森林、历史、民族文化,着力打造生态旅游产业。制定了《林区旅游十三五规划》《林区旅游业发展指导意见》《林业产业转型发展规划》《林下经济发展指导意见》,高起点规划、高标准推进、高效能运行。截止2017年末,旅游基础设施建设累计投入资金13亿元,先后打造了1个国家5A级旅游景区、3个4A级旅游景区、2个3A级旅游景区。2015-2017年林区累计旅游直接收入4.1亿元。
把林下经济作为转型发展、富民增收的重要产业,摸清底数,有序开发。创建“三品一标”,即无公害农产品、绿色食品、有机农产品和农产品地理标志,打造食药“绿色品牌”“森林品牌”。
抓住种苗绿化这个突破点,打造国家重要木材战略储备区。依托现有苗圃和种苗基地,注重培育本土优质种苗、珍贵树种和优质大径级材。成立专业化公司,积极参加国家国土绿化,承接绿化、生态修复等项目工程,将专业优势转化为市场优势。
积极争取将林区和林业碳汇纳入国家碳排放权交易体系,探索建立森林生态效益市场化机制、跨区域生态补偿机制。2017年,绰尔林业局与浙江华衍投资管理公司成功进行两笔总金额为120万元的林业碳汇交易项目,这是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第一笔林业碳汇交易,标志着生态效益已经转化为经济效益,绿水青山真正变为金山银山。
如今,林区以旅游为主线,带动林下经济、特色种养殖、经济林、碳汇等绿色产业的“1+N”全新转型思路已经形成。
7月7日,在那棵最后伐倒的落叶松旁,记者见到了当年伐倒这棵树的王铁昌,他现在是森林经营处003小队的一员,这位曾经的“万米伐木手”如今成了“万亩种树人”。“我们队主要负责林下卫生、补植补造、栽树抚育等工作。林区的工作是随着季节变化安排的,像现在这个季节,正是我们刨坑植树的时候,我们小队16个人一年负责1万多亩林区的补植补造。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维护好这片大森林,把以前采伐的树再给它全部种回来!”今年50岁的王铁昌说。
2017年2月20日,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管理局正式成立。这是全国首家重点国有林管理机构,标志着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区改革取得了重要的阶段性成果,它也预示着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踏上了生态文明复兴之路。
这些年,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改革向前的步伐从未停止过
“惟改革者进,惟创新者强,惟改革创新者胜。”
从以木材生产为主转向以林业生态保护建设为主的艰辛探索过程中,攻坚克难、锐意改革贯穿了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40年改革发展的历史。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国家经济建设的需要,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木材产量始终保持在高位运行。截止到2015年全面停伐,林区累计为国家提供木材2亿多立方米、上缴利税200多亿元。
1988年,19岁的王铁昌接过父亲手中的油锯走进林区,而此时正是林区最艰难的时候。
在1978年至1998年的20年间,林区木材年产量为380万立方米以上,甚至曾一度达到500万立方米。在创造了“大木头”经济辉煌的同时,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期,由于长期的高强度采伐,使林区可采资源快速减少,森林资源“入不敷出”现象愈发明显,企业经济流动性减弱、发生滞胀,国有林区陷入资源危机、经济危困的“两危”局面。
危机往往蕴藏着新的机遇。为摆脱困境,林区坚持“以营林为基础”的原则,将保护现有森林资源、发展森林资源放在首位,以挖掘内部潜力、不断提高企业经济效益为前提,稳妥地搞好林区生产建设,合理调整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与此同时,林区适时开展了“林区经济再认识”讨论活动、“战胜两危,兴林富民”献计献策大讨论等。结合林区改革开放实际,把解决单一木材生产、单一全民所有制、单一计划经济模式,实现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作为主攻方向;把调整林区产业结构,促进林业经济发展,实现木材生产、林产工业、多种经营“三足鼎立”作为新的发展方向,从1990年起,逐步实现了更新跟上采伐的良性循环,林产工业和木材综合利用得到了长足发展。
1998年开始,国家开始实施天保工程,最大限度地发挥林业在改善生态环境中的作用,已上升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对林业的首要需求。从此时起,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木材产量由过去的380.6万立方米减少到229.6万立方米。2011年,国家启动了二期天保工程,林区的改革动力得到进一步释放,木材产量由229.6万减少到110万立方米,为森林的休养生息进一步提供了政策保障。
“天保工程”实施以来的20年间,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累计完成人工造林266.7万亩,森林抚育6953万亩,补植补造177.5万亩,有效管护林地14497.38万亩,为林业永续发展、生态和谐作出了突出贡献。
天保工程实施以来的20年间,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有林地面积、活立木总蓄积、森林覆盖率分别由开发初期的637万公顷、6.6亿立方米、60.1%,提高到目前的827万公顷、9.49亿立方米和77.44%。“天保工程”给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生态建设注入了新的生机与活力。
40年来,林区为了探索出一条在保护中建设、建设中发展、发展中保护的绿色发展之路,先后进行了承包经营、抓大放小、减员增效、“二次创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剥离办社会职能、辅业改制、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等涉及体制机制、影响深远的改革,实现了以木材生产为主向林业生态保护建设为主的根本性转变,进行了一系列富有开创性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生动实践。
40年来,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始终以改革发展成果惠及全体干部职工
“治国有常,而利民为本。”
2014年,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将棚户区改造任务作为“一号民生工程”,举全局之力,重点部署、重点督办、重点推进,一场棚改“攻坚战”在10.67万平方公里的林海打响。
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开发建设初期,由于地处偏远,加之国家投资不足,林区当时的基础设施建设标准低。棚改之前,许多职工一直住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自建公助”的板夹泥房屋中,房屋阴暗狭窄,透风露雨。
从2008年初开始,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筹措1000多万元建设资金,在得尔布耳、金河等林业局进行了棚户区改造工程试点。2008年第四季度,国家启动了东北四大国有林区棚户区改造工程。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抓住国家政策机遇,科学规划,统筹安排,全面启动棚户区改造工程和生态移居工程,将124个建制林场的居民整合撤并,对保留居民的36个中心林场进行标准化建设,5.22万户生活在森林腹地的职工居民搬出大山,圆了安居梦。棚户区改造不仅改善了林区广大职工群众居住条件,同时,深山远山搬迁扩大了林区腹地无人区面积,减少了森林腹地的人为干扰和火灾隐患,降低了森林资源管护成本,森林资源生活消耗大幅降低,恢复造林地8.4万多亩,生态安全得到了进一步保障。
据统计,目前已有16万户林业职工因棚改工程受益。这其中的每一个家庭,都对应着林区职工群众幸福“图谱”中的一个坐标,织就了覆盖林海的民生网。
改革开放以来,走过“两危”困局,在职工工资收入基数较低的情况下,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一直坚持持续为职工增长工资。自2011年开始,林区连续8年为职工增加工资,如今,职工人年均工资已突破了5万元。
与工资增长同步,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社会保障体系逐渐完善。林区职工社会保障体系全面理顺,五项保险全面启动,按国家政策实现属地参统。由于体制问题形成的国家对林业职工社会保障方面的历史欠账问题,开始从政策层面逐步得以彻底解决。进一步加大职工扶贫帮困力度,仅“十二五”期间,林区就发放帮扶贷款4208万元,争取青年创业基金77万元,扶持4820户职工群众发展家庭经济;发放大病救助款240万元、送温暖资金6324万元、金秋助学资金1700万元,实现了帮扶工作的全时段覆盖。
工资增长、保障完善、帮扶有力,务林人将目光转向建设更加舒适优美的生活环境。自2009年开始,社会主义新林区建设在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各地全面展开。如今,走进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一条条宽阔平坦的水泥路纵横交错,一座座装饰一新的管护站新颖别致,一幢幢造型独特的楼房有序排开,一张张笑脸印证着万顷林海的和谐幸福。一个资源增长、生态良好、林业增效、职工增收、社会和谐稳定的社会主义新林区正呈现在世人面前。
40年的时间,对于这片森林来说,不过是弹指一挥。对于守护、经营这片森林的人来说,却是半个世纪的风雨兼程。如今改革的浪潮还在继续向前奔涌,大兴安岭在未来还会出现新的变化。站在新时代新起点上,这片森林向前迈出的改革步伐将更加自信、更加坚实。(记者 张俊在 蔡冬梅 高慧 李卓)

留住青山绿水底色 开拓转型升级新局

——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停伐转型纪实

  中国绿色时报7月2日报道(记者 孙勇  刘洪林) 国有林区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已有3个月,在全面保护发展新阶段,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以“停得下、稳得住、不反弹”为指引,坚决落实停伐政策,开启了转型崛起、富民兴林的崭新时代。
  停得下  心之所向   “我伐过最粗的一棵树根径达1.5米。”停伐前,承担最后一棵树采伐任务的油锯手王铁昌望着挺拔俊秀的林木,眼里满是回忆。20岁从父亲手中接过油锯,王铁昌从事木材采伐作业已有27年,采伐木材达30万立方米,是根河林业局万米采伐能手。他说,刚上山采伐那会儿,伐的树胸径都在六七十厘米以上;他的年纪越来越大,伐倒的树却越来越“年轻”。
  据统计,天保工程实施以来,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森林覆盖率比开发初期提高了近23个百分点,森林面积净增87.88万公顷,活立木总蓄积增加1.83亿立方米。森林数量已增加,森林质量有提高,森林生态功能在增强,为何还要停伐?
  森林的自然生长是一个长期过程,当前林区森林资源幼龄林、中龄林数量虽然增加了,但可采伐的成熟林和过熟林少了。
  老务林人如此描述:“如果再采伐下去的话,也许若干年后就将无林可采,国家的生态安全、粮食安全都将受到威胁。”
  全面停伐,正当其时。
  “我们坚决响应党和国家号召,肩负起10.67万平方公里生态安全的光荣任务,担当起打造祖国北疆亮丽生态文明建设风景线的重要职责。”这是林区新一代务林人的郑重承诺。
  稳得住  转型崛起   “停伐,就要真停下来!要把每一棵该保的林木坚决保护好,把每一寸该守的林地坚决守住。”这是林区职工群众的决心。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所属19个林业局从3月10日起陆续停伐,林区从事木材生产的职工一部分转为从事森林管护、森林抚育,还有一部分人将通过发展转型产业来实现分流安置。
  近年来,森工集团扎实推进替代产业发展,森林旅游、林特产品培育、林下经济开发等绿色富民产业正成为森工的转型方向,而通过产业发展、项目带动,转业人员也在新的发展道路上找到了致富法宝。2012年,阿尔山林业局率先实现全面停伐,经过3年的转型发展,阿尔山依靠森林生态旅游“火”了。
  梁忠臣原是天池林场职工,和木材打了几十年交道。如今,他当上了林场库工,一到旅游旺季就带着家人经营森林度假山庄。
  2014年8月8日,国务院印发《关于近期支持东北振兴若干重大政策举措的意见》,其中涉及林区有多项利好政策;今年2月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国有林场改革方案》和《国有林区改革指导意见》,3月17日召开全国国有林场和国有林区改革工作会议,对深化国有林场林区改革作出全面部署;另外,大小兴安岭生态保护与经济转型规划,以及《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等多项利好政策,为停伐后的林区经济社会实现和谐稳定发展提供了坚强的政策支撑。
  “坚信林业一定能在转型中崛起,林业工人的生活也会越来越好。”图里河森工公司总经理、林业局局长李丛明说。
  不反弹  富民兴林   “可别小看这些苗木,这里的大苗一株能卖15元,小容器苗一株能卖1.4元。这可是我们的‘绿色银行’。”根河森泰园林绿化有限公司好里堡育苗基地的樟子松苗迎风而立,公司党支部书记王志杰介绍,定植区占地面积377亩,一共有394万株樟子松和云杉苗。
  2012年,根河森工公司把发展转型产业的目光瞄准绿化市场,成功申报了城市园林绿化三级资质,并成立了林区第一家获得园林绿化规划资质的单位——森泰园林绿化有限公司。
  森泰园林绿化有限公司正是林区打绿色牌、走生态路、做强后劲产业的缩影。
5519威尼斯官方网站,  “这几年,大家一直在探索新的发展模式,在谋划新的产业项目。”大杨树林业局局长胡春泰说,“兴林先富民,这是林区转型发展的根本。”
  近年来,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不断完善“3598”发展战略,整合林区优势资源,按照长中短、大中小相结合,科学统筹合理布局,与科技、与管理、与市场对接,全力打造森林碳汇、商品林储备、绿色种苗培育、生态旅游休闲度假、生态绿色有机食品加工五大基地,并积极发挥传统产业优势,全力打造三大龙头企业。
  旅游服务,林下采集,食用菌培植加工,经济林种植,狐貂、野猪养殖……如今,一项项绿色富民产业在林区大地竞相绽放,企业求进,职工致富,全面建成林区小康社会的信心更加坚定。

—— 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加速转型发展作答“停伐”考题

  2015年4月1日,我国最大的国有林区——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区结束了长达63年的天然林商业性采伐。
  这意味着,采伐时代就此走进历史,昔日响彻山林的伐木号子,轰鸣不断的油锯,堆满木材的贮木场,呼啸奔驰的运材车继而凝结成森工人永恒的记忆。
  这也意味着,多年来向森林索取资源的历史自此结束,重点国有林区从开发利用转入保护发展新阶段,全面开启生态文明建设新常态。
  日子匆匆走过,如今,停伐已近一年。停伐后,放下斧锯的森工人去了哪里,他们怎样生活,林区发生了哪些变化?隆冬时节,记者走进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目睹了全面停伐、转型发展给这里带来崭新气象。
  全面停伐——培育生态文明主干线   2015年3月31日,森工人的历史在这一刻转了一个弯!
  从这天起,内蒙古森工人被赋予全新的历史使命和责任——从木材生产为主转向生态建设为主,踏上由伐转护的新征程。
  曾经,大兴安岭林区为国家经济建设立下赫赫功绩。63载风雨征程,这片茫茫林海累计为国家建设提供了2亿多立方米商品材以及巨量林副产品,上缴税费200多亿元。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最高的年份,林区财政上缴曾占自治区财政的半数以上。但这些数据也背负着大兴安岭生态环境的“不可承受之重”,长期过度采伐导致森林蓄积量大幅下降和生态环境的畸形蜕变。靠采伐创造辉煌,靠攫取获得利好必将成为历史,改变“独木擎天”格局,大力发展替代产业,推进林区产业转型升级势在必行且迫在眉睫。
  从“重采伐”转向“养生态”,实际上,内蒙古森工集团的这种尝试并非从停伐之日才开始。自天保工程实施以来,木材产量逐年调减,林业工人开始放下斧锯,主动探寻从单纯开发木材资源向综合开发林区多种资源,通过非林产业反哺林业的转型升级之路。
  停伐近一年来,林区严格执行国家政策,坚决守住“生态红线”,积极开展资源管护,森林资源与生态环境恢复成效初显。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森林覆盖率比开发初期提高近23个百分点,森林面积净增87.88万公顷,活立木总蓄积增加1.83亿立方米。雄居祖国北疆,横亘千余公里,绿树葱茏蔽日,江河奔腾大地的大兴安岭再次呈现出古朴苍莽的本色。随着生态环境的持续优化,众多珍稀野生动物频频出没于崇山峻岭间,呈现出一派人与自然、人与动物相依共存、和谐相处的美好景象。
  停伐,但没有停止发展的步伐;转型,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重塑森工人与脚下这片土地的联结纽带。内蒙古森工人以拼搏创新的精神,在这特殊的一年让林区焕发出新的活力。
  闻风而动——开辟转型发展新天地   全面停伐,让天更蓝、水更清、山更绿,是林区人的热切期待,也是林区人通过再次创业所望抵达的目标。
  然而,停伐也给林区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2.5万名从事木材生产及相关产业的职工,急需转岗安置。如何转?往哪里转?一时间,攸关未来生存与发展的课题摆在了林区人面前。为此,林区党政主要领导赴京走进高校,拜有关专家为师,以借其智;走南奔东,考察学习先进企业发展模式,以取其“经”;与基层职工群众“零距离”交流,以问其计。
  当把发展的支撑点从木材生产转移到非木经济上时,林区人惊喜地发现,地大物博的大兴安岭林区,除了木材之外,还有太多潜力可以发掘。
  梁忠臣曾经是阿尔山林业局天池林场的伐木工人,他的人生曾经与大兴安岭和木材生产血肉相连。停伐后,和许多林业职工一样,老梁曾迷茫过一段时间。用他自己的话说,“和大木头打了半辈子的交道,冷不丁地没啥活干了,一时半晌还真不知道咋办好。”后来,他经营起自己的“新行当”——森林度假山庄,收入较过去也有了很大提高。如今,在梁忠臣看来,“停伐不是坏事,关键是要转变观念。”前不久,阿尔山景区通过国家5A级旅游景区资源与景观质量评审,这让他依靠发展旅游致富的信心更加坚定。
  近年来,林区依托其独特的资源优势,使旅游业逐渐成为经济转型、富民兴林的强大引擎。2015年,林区累计接待游客133.1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7.98亿元。而与旅游业形成产业链之态的服务业的发展,也为林区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呈现出就业岗位稳定、服务品质持续提升、从业人员收入稳定增加的趋势。
  如今,在林区,红火的不仅是旅游业,和梁忠臣一样通过转型走上致富路的林业职工并非少数。苗木产业、碳汇交易、林下资源采集等,从“一木独大”到“多业并举”,林区经济转型如火如荼,非林非木产业方兴未艾。无论是克一河的黑木耳、阿里河的滑子菇,还是金河的北极狐、绰尔的森林马、绰源的中草药,几乎每个林业局都有自己的“明星产品”。
  转型,转出了更加广阔的天地。停伐路上,放下斧锯的森工人收获了满满的信心和希望。
  惠民为先——铺就直通小康幸福路   “森林防火、绿化、综合抚育等等,停伐以后,我每天都过得很充实,没闲着的时候。2015年,我和媳妇采山货就赚了近万元。虽然停伐了,但我的工资一分都没少,工资以外的收入也更高了。”提起现在的生活,乌尔旗汗林业局兴安里林场原伐木工王金珠难抑心中的喜悦:“日子越过越暖心,我们是林区转型发展的真正受益者。”
  无论是产业转型还是产业发展,最终目的都是建设幸福的林区,可持续发展的林区,一个山清水秀的林区。森工集团在寻求产业发展的同时,把职工群众的冷暖挂在心头,连续5年为职工增加工资幅度在10%以上。在此基础上,积极拓宽增收渠道,提高职工群众收入。2015年底,林区在岗职工年人均工资达4万元,比2010年翻了一番多。
  停伐后,职工群众的收入增加了,住房条件也得到明显改善。棚户区改造工程实施以来,林区已有近40万名职工通过该工程实现“安居梦”,户均居住面积从不足40平方米提高到53平方米以上。为扩大棚改实施效果,林区在海拉尔、牙克石、扎兰屯等地开展了棚改异地建设,使4.5万户职工群众移居到中心城镇,使我市人口空间布局趋于合理,也为发展地域经济注入了新活力。
  更令人欣喜的是,“十个全覆盖”工程的实施,让林区迎来打破林地二元结构、实现生态与民生双赢格局。“十个全覆盖”工程启动以来,林区已累计拆除“板夹泥”及危房1.74万座,新建和维修仓房3162个,维修和新建围墙、栅栏21.41万延长米。一大批职工群众得益于党的惠民政策,生活得更富裕、更舒适、更加充满幸福感。宽阔平坦的街道、修葺一新的房屋、整齐划一的院墙、设施齐备的广场……随着“十个全覆盖”工程的全面展开,漫步万里林海,赏心悦目的风景不时跃入眼帘,处处流淌着幸福和谐的音符。
  停伐、转型、棚改、“十个全覆盖”,多种机遇的交集为提升林区自身造血能力,合理调整林区经济结构,改善林区群众生活质量带来一种现实可能,也在短时间内使林区形象发生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变化。
  百舸争流,奋楫者先。面对“停伐”大考,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人义无反顾、砥砺前行,写下了浓墨重彩的崭新答卷。
  这答卷,写在保护生态的绿色情怀里;
  这答卷,写在富民兴林的使命担当中;
  这答卷,写在转型升级的发展征途上。(记者  牟嫄  郭卫岩)

本文由5519威尼斯官方网站发布于农业发展,转载请注明出处:停伐转型路上的富民兴林梦想,留住青山绿水底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