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的利润率让添加瘦肉精成潜规则,业内人士称

“这太猖狂了!”在听说上海有300多人因为吃了“问题猪肉”中毒后,浙江嘉兴地区一位有着近十年养猪经验的农户张全非常吃惊。上海东方早报记者多方采访发现,添加瘦肉精已成养猪潜规则,但在出售前,会停用瘦肉精一段时间。张全分析,能让人吃了猪肉中毒的,瘦肉精含量肯定很高,养殖户没有停用瘦肉精足够时间,导致猪肉瘦肉精超标。张全说,据他了解,嘉兴地区的猪60%供应上海市场,少量在本地,其余则销往江苏邻近城市。 “瘦肉精不少人都在用”

近日,浙江嘉兴闹市区的天天农展会内新开张了一家叫“王博士‘三无’猪肉”的商铺,号称专卖无抗生素残留、无重金属超标、无瘦肉精添加的“安全肉”和“放心肉”。人们不禁纳闷,卖猪肉这么低档次的活还要打着博士的招牌来运作,是不是“作秀”?专卖店卖的真是“放心肉”“安全肉”吗?

消费者

据《东方早报》报道,肉价疯涨,为何从养猪农民到屠宰厂再到卖肉小贩,大家都说没赚到钱?

据了解,猪养到一百五六十斤就能卖了,不喂瘦肉精的猪一般需要六个月的养殖才能上市,而喂瘦肉精长大的猪只需两个半月到三个月。“收猪的人喜欢瘦肉多,城市人不懂。”养殖户张全介绍,正常喂养的猪出肉率不高,卖不出好价钱,收猪者都喜欢收购超标肉。张全透露,养殖户现在添加的一般是一种德国进口的瘦肉精,每公斤1200元左右。只需添加一小勺,就能满足8至10头猪的食用量。

于是,记者也顺着人流挤进商铺欲看个究竟。原来店主不是别人,正是归国博士后,获“创新嘉兴,精英引领”人才奖的领军人物王玉龙博士。王玉龙告诉记者,这是他开设的第三家专卖店,他将以“王博士”为品牌开展连锁经营,将“绿色猪肉”销往全国,乃至世界!

多数人买肉喜欢“瘦多肥少”

“今年猪肉的涨法几十年第一次见。”在上海青浦,养了20多年猪的陆维龙昨日感叹说,他着实没想到这次会涨这么高这么快。

“瘦肉精不少人都在用,我做猪肉这十年,卖的猪基本上没有不用瘦肉精的。”上海东方早报记者在采访一位猪肉一级批发商时,对方也坦言,使用过瘦肉精的猪在瘦肉量上明显好于普通猪。在不少地方,添加瘦肉精已经成为某些业内人士的潜规则,只是量多量少、出售时有无超标的问题。

变“问题猪”为“绿色猪”

记者日前在广州随机采访了几位市民发现,他们平时买猪肉都有一个共同的偏好,那就是要瘦肉多肥肉少的猪肉。

涨得这么高,是今年全国猪肉批发价已突破12.5元/斤;涨得这么快,是根据全国农副产品和农资价格行情系统监测,肉价近两个月来的涨幅超过两成,攀上历史最高峰。

掌握好停用时间就查不出来

“博士养猪”虽说罕见,却也不是没有。但是像王博士这样从养猪的源头“绿色饲料”抓起,到规模化养殖的便粪处理,最后到连锁品牌经营的商业模式打造,倒的确是第一人。

天河区一位出租车司机表示,他和家人去买猪肉的时候喜欢选那些“瘦多肥少”的,因为肥肉含较多脂肪,对人体健康不利。而一位家住番禺的陈女士,平时多数 在小区门口的超市买菜,她表示自己买猪肉时也是喜欢挑瘦肉。而部分接受记者采访的市民表示,不知道瘦肉精具体对人有什么危害。

昨日,早报记者兵分三路,前往上海本地养猪场和供沪生猪主产区江西、河南,调查猪肉价格的上涨链条,全面还原一斤猪肉的价格之旅,并试图寻找一个可以防止肉价一年暴跌一年疯涨“恶性循环”的方法。

多位批发商告诉上海东方早报记者,目前在供应上海市场的猪,多是在停用瘦肉精15天到30天后再进行宰杀。这样猪肉不会超标,也不会被检测出来。“也要看瘦肉精的好坏,好的停15天就够了,差的瘦肉精得停一个多月才保险。杀猪之后,能看出有些猪瘦肉精明显没有化开。其实,只要停用的时间足够,很难有人查出的。”不少批发商、养殖户以及有关部门专业人士都表示,要引起这次300多人食用猪肉中毒的情况,这批猪停用瘦肉精时间应该在7天以内。“不知怎么回事,难道不明白。”一位一级批发商说。

王玉龙是留洋十余载的清华博士后,曾在欧洲长期从事生物制药研究,现任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南湖绿色畜禽研发中心主任。

近日,广东省饲料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周洪告诉记者,瘦肉精在猪体内参与代谢以后,通过生化调控,阻断脂肪合成,提高瘦肉率,最早由美国使用。其对人的最大的危害是使心率加速,对老年人危害最大。

但是,河南的养猪农民、江西的屠宰场、上海的批发商、上海农贸市场的卖肉小贩都在感慨:肉价涨了,可没赚到钱。

零售商和批发商都透露,上海市民对瘦肉量较多的猪有明显的偏爱。“这也可以理解,我们自己也喜欢吃精肉的呀,用瘦肉精也不能光怪养殖的。”一位批发商竟然这样为自己开脱。

刚来嘉兴时,王博士原打算仍做老行当--“生物制药”的研究。但经过调研发现,嘉兴这个江南鱼米之乡,同时也是浙江的养猪基地,年生猪出栏量600多万头。与此同时,农村面源污染和抗生素滥用问题也十分突出。

业界

钱被谁赚去了?上海猪肉行业协会秘书长郁麟驹认为,饲料上涨,人工成本上涨,运输成本上涨,“利润其实是被通货膨胀掉了。”

收购商主动提供瘦肉精

“科学家的责任就是将自己的专业用于实践中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于是,王玉龙把解决规模化养猪中出现的面源污染和滥用抗生素的问题作为来嘉兴搞技术转化的主要课题,侧重于研究将“问题猪”变成“安全猪”乃至“绿色畅销猪”。

使用瘦肉精是行业潜规则

早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每斤猪肉的成本中,仅饲料成本就较去年增加0.54-0.6元,人工成本也增加了约6分钱,而物流中的汽柴油价格更是大幅上升。

不法养殖户使用瘦肉精主要还是为了巨额利润。据农业部统计,如果用瘦肉精把一头普通猪变成瘦肉型的猪,只需要10到20天的时间,成本只要8块钱,而净利则高达22块钱,利润率为275%。

当记者问起“博士后去养猪,亏不亏时”?他说,别小瞧养猪事业,它涉及到几亿人的食品安全和广大农村的生态环境治理。中国是猪肉生产和消费大国,年消费猪肉500亿公斤。如今,随着规模化养猪发展,泔水养猪等落后养殖方式得到控制,但新的问题也不断出现。首先是养殖的绿色安全问题。由于进口玉米和大豆涨价,带动了饲料价格和生猪养殖成本上升。许多养殖场为了控制成本,在饲料里放了许多添加剂,甚至包括“瘦肉精”,以缩短养殖时间,提高出肉率。但养殖时间短、快速生长的猪抵抗力弱,发病率高,于是,许多养殖场就通过添加抗生素来控制发病率,造成食物链上诸多不安全因素,如重金属超标等问题。大多数农户直接购买有“促生长效果”的饲料,却不知正是这些饲料,用大量含有重金属铜等有害物质来达到促生长作用,但却降低猪自身免疫力,因此就不得不又添加各类抗生素,而这些过量的抗生素又反过来成为破坏猪健康生长的杀手……这种拔苗助长式的方法使养猪陷入恶性循环,养殖户们常常“谈病”色变。在王博士看来,这种养法下的猪,完全是“亚健康的”,甚至是有害的,对人类健康安全具有极大杀伤力。

消费者喜欢瘦多肥少的猪肉,这成为了养殖户使用瘦肉精的一个借口。兽医出身的广东农之道农牧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欧显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瘦肉精问题 其实是行业的公开秘密,是多年的潜规则。“在这个行业谁不知道。”他表示,饲料里面是绝对不会有瘦肉精的,国家对饲料的监管十分严格,饲料的合格率多年来 一直达到99%以上,高于任何其它行业,瘦肉精一般是由养户自己往里面添加。他表示,瘦肉精最早由美国使用,美国是允许添加的,但是有量的限定,规定猪上 市前要停用一周以上。但是国内的养户没有这种概念,虽然国家明令禁止,但是仍然要加。

今年盈利填补去年亏损

一位浙江的食品安全专家说,有不法生猪收购商为获取暴利,主动向小型饲养户提供“瘦肉精”,等猪出栏后又以高出市场2~3毛钱一斤的价格收购。在利益的驱动下,某些小型饲养户也就铤而走险。

为了打破这一恶性循环,王博士及其团队通过几年的不懈努力,研发出一种完全替代抗生素的“绿色防御素核心预混料”。实践数据证明,使用“防御素预混料”不仅消除了重金属中毒的潜在危险,避免了抗生素耐药性的产生,对人体完全无害;而且由于是通过增强猪自身免疫的途径,提高猪的抗病性,大大降低死亡率。从种猪开始,在不同成长阶段的饲料中配以不同的专业预混料,猪生长健康了,瘦肉、蛋白质比例增大,猪肉的品质和口感也得到了提升。据悉,王博士养的猪肉已经农业部检测中心检测:已达到国家绿色食品优质肉制品标准。

“事实上添加瘦肉精会给每头猪增加50元左右的养殖成本,但是不添加就卖不出去,猪贩子不收。”欧显华指出,这其实就像面粉增白剂一样,因为消费者喜欢雪白漂亮的面粉,所以催生了面粉增白剂,消费者普遍都喜欢色泽鲜亮的瘦肉,所以也推动了瘦肉精的泛滥。

目前,在上海市场的猪肉供应体系中,上海本地养殖生猪占消费总量的近1/4;而在外省市入沪的生猪中,2010年之前六七成来自河南,但今年“瘦肉精”事件之后,来自河南的生猪数量大降,另一个养猪大省江西则趁势而上,供应了上海外来生猪份额的一半以上。

王博士的研究团队里不乏硕士生、博士后,甚至还有教授,从2009年起,他们一头扎进了养猪事业,一养就是好几年,到如今“王博士猪肉专卖店”开张,王博士们已经成为了一个个高科技的养猪专业户,每当记录自家养的小猪一天天成长,对比发现使用预混料的猪身体状况更加健康时,他们内心充满了欣喜:“你知道猪的基因和人类十分相似吗?”“其实猪的智商在动物界里排到前十呐”,“我们养的小猪还会跨栏呐”……每当谈到一些猪栏趣事时,这些科学家的眼睛里都闪烁着孩子般的光芒。

在江西,高安市神龙养猪专业合作社又占全省输往上海生猪总量的70%,可以说,该合作社的猪价增长直接影响到上海市民餐桌上的肉价。昨日,这家合作社的一位养殖户直言,今年养猪确实赚了一点,但去年、前年基本都在亏,“所以今年不能说盈利,而是填补之前的亏损”。

上海的养殖户也表达了类似观点。陆维龙说,猪肉价格的涨跌基本“三年为一个周期”,简单说,今年贵了,明年养的人就多了;到了后年,因为量太多又贱卖。

一个更加直接的例子是,去年上半年,高安市神龙养猪专业合作社的生猪出栏成本约为6.5元/斤,但因为数量太多卖不出去,最终亏本卖给上海的价格只有约5元/斤;而今年上半年,还是该合作社,虽然生猪出栏成本约为7元/斤,但因为数量紧俏等原因,卖给上海的价格则高达约9.6元/斤。

本文由5519威尼斯官方网站发布于畜牧养殖,转载请注明出处:的利润率让添加瘦肉精成潜规则,业内人士称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